A型血配资干预货币政策制定 不是美国总统该做的事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股票000017-股票配资_股票配资公司_安全的股票配资平台

  [告诉美联储如何管理A型血配资货币政策,不是美国总统该做的事。央行的独立性是有效货币政策的根本基石。即便(尤其)是极有抱负的总统,也(更)应尊重这一事实]

  无聊的美国总统选举季出现了特别滑稽的大转变——A型血配资候选人纷纷抛出货币改革方案。A型血配资当然,这并非总统候选人提出要改动美国货币政策。但像目前那样的彻底变化——有考虑欠妥之嫌——在历史上都是不A型血配资多见的。

  为何候选人和潜在选民对这些方案如此上心并不难理解。自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采取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措施,将利率削减至零、大规模扩张其资产负债表,还救助了陷入困境的金融机构。这些措施本意是解决经济顽疾,但它们与这些顽疾相辅相成,这让很多人认为它们才是根本性根源。

  类似地,美联储参与救援受困金融机构也被抨击为将华尔街置于优先地位。此外,还有人批评美联储制造了不平等,先是通过保持低利率从而伤害固定收益,现在则是通过提升利率伤害工资增长。

  显然,美联储永远是输家——其原因与当前的货币政策毫无关系。美国政治文化的两大最深层次的特征——它们可以追溯到18世纪——是怀疑强力政府和不信任集中金融力量。美联储便是汇集了这两大恐惧因素的金融机构。

  因此,我们看到共和党候选人泰德·科鲁兹(TedCruz)、兰德·保罗(RandPaul)和麦克·哈卡比(MikeHuckabee)要求美联储固定黄金美元价格的方案。这些方案根本毫无操作性可言。建言者没有具体说明美联储必须以同一价格向所有人提供黄金(如1933年以前那样),还是只是向外国政府提供黄金(像1945~1971年那样)。他们也没有解释这一义务能否根据紧急情况中止(就像前几次那样)。

  更加基本的问题是,他们没有解释黄金除了“辟邪”功能外还有什么特殊之处。他们没有澄清美联储为何应该注重稳定这种金属的价格,而不是注重稳定一揽子代表性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事实上,如果批评者关注的是后者,那么他们的方案师出有名,他们可以称之为“通胀目标”。

  泰勒规则则更加高级一些,不过这只是因为这一最先由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约翰·泰勒(JohnTaylor)提出的规则将政策与这样一揽子代表性商品和服务——即消费物价指数挂钩,并根据失业率调整。但泰勒规则只是一个公式,其目的是为了解释美联储为何要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泰勒最初的研究所考察的时期)制定这样的政策利率。

  事实上,只有当你认为该时期政策是合理的,或者更切题一些,类似的政策在未来也是合理的,泰勒规则才是合理政策指南。泰勒规则并没有直接指明如何解决其他担忧,比如金融稳定性。而在大部分人看来,最近一系列事件表明,金融稳定性应该在货币政策决定中作为更加重要的考虑因素。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伯尔尼·桑德斯(BernieSanders)所提出的一些改革方案也应予以认真考察。美联储地区储备银行的九位理事中有三人是私人银行家这一事实是一个时代错误,它造成了表面上(可能实际上也是如此)的利益冲突。桑德斯提出的由美国总统而不是美联储理事会本身提名地区储备银行行长的建议,也值得考虑。

  必须牢记,今天所存在的怪异安排是为了克服金融业对成立中央银行的反对、通过1913年联邦储备法案而设计的。如今,这显然已不再是问题;相反,今天的金融业者已成为美联储最坚定的支持者。

  桑德斯的其他方案颇可商榷。比如,美联储会议记录在保密六个月后即全文公布的方案,必将引起争议。有意义的讨论将会因此在闭门会议上做出。其结果将适得其反,让政策透明度进一步下降。

  最重要的是,桑德斯最近的言论暴露出一个令人不安的倾向:干预货币政策制定。他指出,美联储不应为了应对“幽灵通胀”而在去年12月提高利率。他也许是对的。但告诉美联储如何管理货币政策,不是美国总统该做的事。央行的独立性是有效货币政策的根本基石。即便(尤其)是极有抱负的总统,也(更)应尊重这一事实。

  (作者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剑桥大学教授,最近着有《镜厅》。版权:ProjectSyndiCATe)

关键词阅读:货币政策 美国总统